【啾啾姊姊 】[信長]日與夜的相遇(9)

達人殿堂

 
    

一反往常的散漫,日曜突然非常積極的專注於出團練功,如果亂源沒有團練,他 就到稻葉山找野團,每天都累到一回到屋敷就是倒下睡覺。 月痕蹲在甲府火爐前的時間也減少了,那個叫做影君的少年回來之後,經常會到 火爐邊拉她一起出團,月痕拗不過他,最後總是放下火錘,穿起了盾裝,和傲氣 團的人到那些罕有人跡的地方練功,而且一去就是好幾天沒回來。 眾家姊妹們照舊一到下午就圍著喝茶,但心裡總是覺得有點空洞,那兩個人不知 道在彆扭什麼,明眼人都瞧得出來他們兩個看對眼了,只是拖拖拉拉的,眼看再 推一把就可以成定局了,沒想到半路殺出個超美型程咬金,實在是氣煞人也。 就算論美貌度日曜比不上人家,好歹也是胳臂可以跑馬,有著威武光頭的超級硬 漢啊!(雖然硬漢這年頭實在不太流行。)最重要的是,男女主角全跑了,這樣 就沒有新的進度可以看了啊! 「沒有八卦可以聊的話,我不想做生產,也不想練功……」鸙樂軟綿綿的攤在桌 邊,頹喪的要命,這回連薰風拿了大薄皮豆沙年糕誘惑她做護身符都失敗了,她 寧願懶在屋敷發呆。 「我也是……」玉棉無聊到數著榻榻米的格子,一邊抱怨著:「每次都是我鬧笑 話給妳們瞧,這回總算輪到我瞧別人熱鬧,可是這下該不會沒戲唱了吧……」 說著,眾姊妹們還同時嘆了氣。 日曜在隔層薄薄拉門的房間睡得很不安穩,這些女人……竟然把別人的煩惱當成 閒嗑牙的話題了!他拉起薄被,將自己的腦袋包得結結實實的,拜託講人家八卦 也別講得那麼大聲,讓我好好睡吧! 蒙著頭,腦袋裡還是一直浮現出月痕對著那個死小鬼的笑容,那是他從來沒見過 的溫柔表情,帶著寵溺的溫柔表情……。 可惡,為什麼月痕不是這樣對著我笑!一想到這裡,日曜覺得胸口悶到快要爆炸 了,可是這種情緒太陌生,日曜實在是完全不知所措。 一定是我不夠累,才會一直想到這些事情,可惡! 翻來覆去心情越來越差,日曜忍不住跳起來翻箱倒櫃,終於找到上次女生們沒喝 完的殘酒,他一把抓起酒瓶,就著瓶口便喝了起來。用力喝吧,喝醉了好睡,就 不會胡思亂想了吧?明天醒來就再去稻葉山找團吧。 奇怪……雖然喝起來很香很甜,但總覺得有點怪怪的,美野白菊是這種味道嗎? 不過日曜本身不常喝酒,便沒放心上,咕嚕嚕的灌下大半瓶之後就放心的倒頭睡 去了。 但當他睡得正酣時卻被女孩的尖叫聲吵醒,日曜迷迷糊糊嘟嚷著:「什麼事?吵 死人了。」 只聽到雨煙聲音顫抖:「日曜……你是不是把收在櫃子裡的那瓶美野白菊給喝 了!」 「唔……妳們要喝喔,不好意思,我明天回來的時候買一瓶回來賠妳們好了……」 鸙樂白著臉連忙擺手:「不是那個問題,只是那個瓶子裡面不是酒,是加了冷命 丹和化了一些劇藥丹在裡頭的毒水,我們想要試試冶煉新的毒藥說……」 日曜臉色瞬間也刷白了,聲音發抖的問著:「那我剛剛喝的是……」 女孩們一致點頭:「對,綜合毒藥……」 日曜瞬間清醒,跳起來衝到院子開始狂吐,接著上吐下瀉了一整天,直到快把膽 汁吐出來還停不下來,還連發了三天的高燒,整個人瘦了一大圈,連站都站不住, 躺在棉被裡不停發抖,最後是足八小三郎提供了他家祖傳的解毒祕方,這才把日 曜的小命救回來。 這些女人,連弄個毒藥都有效持久,而且還香香甜甜的很好喝,真不愧是亂源的 專業藥師,專做這些謀財害命、殺人於無形,外出旅行居家必備的好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