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懶骨頭】【短篇小說】《現實中的幻想,幻想中的現實》

達人殿堂

 
    

  啊──   肚子好餓啊──   算了,離開遊戲好了。   迅速按下ESC鍵找到結束遊戲的選項用力點下去。   雖然會被人唾棄說死跳狗,但實在沒辦法在放任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。   或許網路線另一端的人會對著「已離開戰場」的我發出怒罵吧?但比起對不起別人,我還真不想對不起自己。   往螢幕右下角一看時間一點零八分。   現在去買麥當勞的話還有優惠,起身穿上薄外套,拿起鑰匙便走去麥當勞。   其實我很常吃麥當勞,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,只因為離家很近。   假日凌晨的街道上,依舊人來人往人聲鼎沸,或許是住在市中心的關係吧,感覺不出來現在已經凌晨一點多了。   抬頭往上看,今天的雲很厚,厚到看不見月亮,但就算沒有月光的照耀,路還是因為路燈的關係顯得明亮,只不過少了點美感。   今天吃麥當勞的人並沒有很多,從門口往裡面一看,空座位還剩很多,不如就內用吧。   向櫃檯小姐點了份卡啦雞腿堡餐,可樂加大。   「請問薯條要加大嗎?」櫃檯小姐。   「不用。」   「內用還外帶?」   「內用,謝謝。」   仔細瞧了瞧,這位櫃檯妹長的還不錯,只是不高。   剛剛還差點被她的雙眼給電到,水汪汪大眼加上那長的有些誇張的睫毛,實在是太犯規了。   在等餐順便用眼神繼續偷瞄櫃檯妹時,後方突然傳來一道聲音:「陳偉、陳偉。」   陳偉?有沒有這麼剛好這裡有第二個人叫陳偉的?嗯……應該是不可能。   我想應該是聽錯不然就是叫別人,便不理會。   直到肩膀被人點了兩下,才轉身。   「啊?」眼前這個人我並不認識,為何要拍我肩膀與叫我的名字呢?   「你是……?」我問。   「陳偉,你忘記我了嗎?我是吳勇!跟你同班過的吳勇啊!」他說。   吳勇……   「你確定你是吳勇?我記得你不是長這樣子的啊!」國中時期的吳勇體重至少快一百身高又矮,活像頭豬。   但現在站在我眼前的,是身高看起來一百八體重八十左右標準身材的吳勇,跟國中會不會差太多了?   就算現在都已經大三了,但才幾年變化就如此的大,會不會有些誇張?   「陳偉,你真愛說笑。」他說:「雖然我們同班不久,但你頭上的疤我永遠記得啊。」   「你跟之前差太多了吧……」上看下看左看右看,真的不像國中那時候的吳勇。   「人總會變的嘛。」   「先生,你的餐點好囉。」櫃檯妹向我招呼。   「不如等等坐下來一起聊?」吳勇問。   「好啊,反正也沒事情,順便敘敘舊吧,那我在那邊等你。」我指向偏角落的空座位。   「好,等等去找你。」   把餐點端到座位上時,心裡頭還是很納悶,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原因才讓吳勇變成這樣?   至於為什麼我會對吳勇這麼有印象,那就得從國中開始說起了……   吳勇國中的時候常常被欺負,在班上沒有幾個朋友,幾乎靠近他的人不是想捉弄他就是想騙他。   甚至欺負他的人有時還會假裝對他好,只是為了他身上的零用錢而已,用他的錢買零食給自己吃才是他們目的,根本就沒有人會對吳勇好。   吳勇在班上地位就像奴隸,說往東不能往西。不曉得是他本身個性的關係,還是有其他原因?但我想最有可能就是不想在招惹其他麻煩吧。   除了像奴隸也像玩具,需要的時候被拿來玩一下,不需要的時候便一腳踹到角落去。   這些都是我國二剛轉進去,吳勇親口告訴我的。   我是轉學生。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,從小到大幾乎都在轉學,小學轉三次、國中兩次、高中一次,大學是因為長大了到外地讀書才沒有轉學。   所以剛轉學的時候,我根本不知道吳勇在班上被人排擠,那時候只覺得他有些孤僻,是個難以親近的人。   只是剛轉進去的自己在班上也沒有好到哪裡去,沒有多少人想理我,就算有也只是問一些早已回答過不知道幾百遍的問題。   「你為什麼轉學阿?」   關你屁事。   「你之前讀哪裡阿?」   關你屁事。   「你頭上那疤痕是怎麼來的?」   關你屁事。   ……諸如此類叭啦叭啦的事情。   當然,我並沒有回「關你屁事」這種答案,而是鉅細靡遺的替他們解除疑惑。   至於頭上那疤痕說真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,只知道媽媽說那是小時候在浴室裡面滑倒去撞到導致而成。   後來會跟吳勇熟是因為有次我與另外一位同學聊到線上遊戲,聊到一半吳勇突然插出一句話。   「你們也有玩哦?」   我和那位同學一起點頭,接著吳勇就與我們一起聊關於遊戲的事情,不管打寶、練功、PK……等,他都能一一替我們解答。   這樣的吳勇,為什麼會被大家討厭呢?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答案。   畢竟下學期的時候,我又搬家了,理所當然也轉學至附近的學校,這也讓我與吳勇的感情漸行漸遠,只剩即時通或電話來連絡,但到後頭幾乎斷了連絡。   我跟吳勇至少在那段時間相處得很愉快,稱兄道弟的我們更是整天談論線上遊戲的東西。要說他討人厭的地方,現在回想起來還真的想不到,究竟是為什麼吳勇會讓人這麼討厭?不如直接問他吧。   這時,吳勇剛好也端著盤子走過來,我隨即伸手招呼他。   「好久不見了啊!」我一邊喝著飲料,一邊仔細觀察吳勇的身材,他真的變很多,假如他沒主動跟我打招呼,我可能還不知道他是吳勇。   「是啊,從國中你轉學走了之後到現在,還真久呢。」吳勇把盤子放下,拿起裝著漢堡的盒子,準備大快朵頤。   「哈哈哈,想起那時候你這『遊戲達人』確實幫了我很多忙,而我卻在下學期跑掉,真是太不好意思了。」我也跟著把漢堡從盒子拿出來。   「都怪你跑掉,害我到後來只能自己練功打寶,真無聊。」他張開嘴巴,一口咬掉漢堡的上半部。   「別這樣嘛……我也不願意啊。對了,你怎會出現在這裡?」我咬了一口漢堡後便把它放到盒子裡,繼續吃薯條。   「白癡哦,當然是因為肚子餓啊。」他大笑。   「我想你知道我不是要聽這個答案的。」   「也是。」他伸懶腰後才繼續說:「我讀這附近的大學啊,所以出現在這應該很正常吧?」   「這附近有兩間,該不會你跟我同間吧?潮癢嗎?」潮癢從我家騎機車不用十五分鐘,這也是我選擇它的主要原因。   「不。我讀啞粥,我成績不怎麼好哪可能上潮癢。」吳勇苦笑。   「原來如此,反正這應該也在你預料之內,對吧?」   「差不多囉。只是讀這裡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女朋友住在這附近並且也讀啞粥,所以我才來的。」他手中的漢堡只剩三分之一。   「靠!交女朋友了哦?吳勇你會有女朋友哦?媽的,我該自殺了……」我露出驚嚇的表情,聲音有些哀怨。   吳勇竟然交到女朋友了,反倒是我一個女朋友都沒交過啊……   「靠么,是有沒有這麼驚訝?」   「有!當然有!」   「那麼你想不想聽更扯的事情?」他舔一舔手指,準備開始吃薯條。   「什麼事情?感覺好像很神秘。」我把吃到一半的漢堡放下,仔細聽他說。   「只是這件事情,我說給十個人聽,有十一個不相信,額外那一個是剛好路過的路人。」他喝口飲料,「假如你想知道,你要先保證你絕對相信接下來所聽到的事情,並且不要把我當做瘋子。」   「到底有沒有這麼誇張?不如你先說說看是關於什麼事情?」   「關於……」他突然把聲音壓低,嘴巴靠近我耳邊說:「我。」   「你?」   「沒錯。你不是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子?」   「是沒錯啊。但為什麼會有人不相信?」我問,畢竟我想不到有什麼不能相信的理由。   吳勇活生生站在面前,他的改變是大家有目共睹,為什麼會有人不相信?   「那你得先保證你『絕對』會相信我。」他在絕對那地方加重口音,深怕我不相信他似的。   「我保證,絕對相信你。」   我就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誇張事情,讓大家如此的不相信吳勇。   他身體往後靠在椅背上眨了眨眼睛,深深吸一口氣,「那就從你國中轉學之後開始說起吧……」   你走了之後,我在班上就沒有一個可以聊天的對像,一切都回歸到最初。   你在的時候,至少他們有收斂了點,畢竟有時你還會幫我出頭,但你不在的時候,他們就像往常一樣,叫我跑腿、捉弄我……等,凡是不好的事情一定都會有我的份。   我真的很討厭他們,但更討厭無能的自己,要是我個性強硬點,遇到事情不要只會退縮的話,或許就不會這樣子了。   我只是比較自卑、內向,不擅長交際,就被大家認為我難相處又冷漠,甚至有一部分的人還認為我是自閉兒,真是莫名其妙。   所以從那時候開始,我就在倒數,倒數剩下幾天畢業,脫離苦海。   很快地,一年多過去了,終於如願畢業。雖然基測成績沒有很高,但還是進了間私立高中。   原本以為上了高中就能獲得嶄新的人生,但高中的生活與想像中還是有段落差,還是很大的一段落差。   因為──   我、依、然、被、排、擠。   剛到一個陌生的環境,本以為自己能輕鬆的與別人交談,但事實上我根本做不到。   看著別人注視我的眼神,心中便會莫名的恐慌,緊張與害怕表露無疑,更別說與他人對話了。   我對自己的外表沒有自信,然後又沒辦法像別人一樣能言善道,更不了解什麼叫做幽默風趣,於是很快地在班上我漸漸失去別人對我的注目,變成了獨行俠。   他們與國中那些人的差別就只差在不會欺負我、捉弄我而已,班上的人幾乎對我視而不見,沒人想理。   但……直到遇見了她,我的高中生活才開始出現轉變。   高二下學期,她就這麼的突然出現了。她的外表十分清秀,個性文靜,她在班上鮮少與人交談,與其說鮮少不如說是完全沒有。   她與我一樣,都遭遇了相同的命運,在班上根本沒有人想搭理我們。   我不懂她會什麼會被大家排擠,也不知道她是哪裡討人厭,她總是待在位子做自己的事情,連我坐在她身旁也從沒被她正眼瞧過。   她總是默默地進來教室,悄悄地離開。關於她的一切無從得知,能知道的就只有那繡在制服左邊的姓名──劉晴。   她好像擁有一種權力似的,當要考試時考卷總會跳過她,打掃工作也會沒有她,我並不知道她為何在班上能這樣,或許是大家討厭她的程度更勝於我,畢竟我要寫考卷、打掃;考爛會被體罰,打掃工作沒做還會挨罵,所以我想她一定是靠著某種關係才能享有這種權力才是。   直到有天,我鼓起勇氣與她說話,才知道她竟然是校長親戚的女兒。   「欸……那個……嗨……」我想了很久才擠出這幾句話。   但劉晴並沒有理會我,依然待在座位上做自己的事情。   我深呼吸,再次鼓起勇氣敲她的桌子,「那個……嗨……」   劉晴這才轉頭過來,她對我眨了眨眼。   「嗨……」我傻笑,揮了揮右手。   劉晴似乎充滿疑惑,疑惑中又好像帶點驚訝,表情十分複雜。   雪白的皮膚、烏黑的長髮,這是第一次這麼近的距離看著她。好漂亮,真的好漂亮哦。   「你……」劉晴似乎有話要說,但卻沒有說出口。   而我也看得出神,沒有聽清楚她說的話。   她、真、的、好、漂、亮。   直到回過神以後,劉晴已經眨著她的雙眼看著我,耳根子頓時感到有些微熱。   「幹嘛盯著我看?」劉晴嘟起嘴,往我這裡靠近了點。   她身上飄著淡淡的水果香味,仔細一聞才發現是蘋果香。   「怎麼我問你話,你都不回答啊?」劉晴小心翼翼的伸出她的小手,用拇指往我的臉頰戳了一下,之後又迅速的縮了回去。   被她這麼一戳,我才吞吞吐吐說:「沒……沒……有啦。我……只……是……有……個……問……題……想……」   話還沒說完,劉晴打斷我的話。   「你可不可以碰我一下?」   什麼?碰一下?這……是什麼意思?   我歪著頭,表示不懂她的意思。   「就用你的手……」劉晴指著我的手,「然後碰我一下。」她指著自己的手臂。   為什麼要我碰她一下啊?會不會是什麼陷阱啊?   我搖頭,示意不這麼做。   突然,劉晴一手抓住我的手往她的手臂碰去,一碰到後她隨即放手,露出喜悅的表情。   我不懂她為什麼會這麼做,她臉上所展露的甜美笑容像是弄懂了什麼事情似的,而非單純的微笑。   「啊……剛剛不好意思打斷你的話。」劉晴說:「你是不是有問題想問啊?」   「對了,別再吞吞吐吐的,我會聽不下去。」   我乾咳了幾聲,清了清喉嚨中的痰,深呼吸,故做鎮定。   「其實沒有……什麼特別的……事情,」我吞了口口水,「只是想問妳……為什麼妳都不用考試還有打掃?」   呼──沒有吞吞吐吐,我想,深呼吸有用。   劉晴思考了一下才說:「因為……我爸是校長的親戚啊,當然有這種特權。」   「真的還假的?這麼好哦。」   好羨慕有這種爸爸……這樣或許就不會被欺負了。   「真的啊!」她說。   咦──   等等……假如劉晴的爸爸是校長的親戚,那麼在學校她怎會被討厭排擠?照理說應該是會巴結她才對啊,但這假設的前提也要大家知道她的家世背景才行。   「那為什妳在班上跟我一樣,都沒有朋友?」雖然我自卑內向,但頭腦並不笨。   「這……」劉晴搔著頭,像是在思考些什麼。   「嗯?」   遲了幾秒,劉晴才開口說:「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我爸是校長的親戚啊,你是第一個知道這秘密的人哦。」   可是就算不知道劉晴的身分,也不用這樣排擠她吧?   「可是……就算他們不知道妳爸爸是校長的親戚,也不用排擠妳吧?」劉晴長的並不醜,至少她的長相在班上絕對排前三。尤其是那白皙透亮的皮膚配上水汪汪的大眼,著實可愛又無辜啊。   「唉呀,我想是因為我常常做自己的事情,不太愛理人,時間久了也就與他們沒什麼交集了吧。」劉晴說:「至於老師與考試的問題,我想我爸應該都幫我處理好才是。畢竟他有說過『在學校妳只要做妳喜歡的事情就可以了。』,所以我想老師們沒有刁難我也是這個原因吧。」   劉晴的確鮮少與人互動,與其說是被排擠,不如說是她排擠他們。反正她只要靠關係就能安然畢業,來學校只不過是一種形式上的表現吧?   「倒是你,我看你跟班上同學好像沒什麼互動,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啊?」她把桌上的書本放進書包,轉身面對我。   「這個……我其實也不是很清楚……我想可能是因為……我不太會說話吧。而且我的個性……就比較內向……看到陌生人會特別緊張……甚至連話都說不太清楚。」我再次深呼吸讓自己不要這麼緊張,「也可能是……因為……外表的關係吧?我並不像妳有姣好的臉蛋跟身材,也沒有妳所擁有的特權……」   忽然,劉晴伸出手指抵住我嘴,而我被她的動作給嚇到緊閉雙眼。   她,到底要幹嘛?   我感覺自己全身都在發燙,心跳就像疾駛的列車不斷加速。  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──   張開眼,她的臉靠得很近。   「妳……」正要開口時,劉晴握住我的手說:「那就讓我當你的朋友吧。」   朋……友……她竟然想跟我當朋友……真的還假的啊?   「朋、友?」我說。   「對啊,朋友。」劉晴微笑。   在陽光下,她的笑容顯得更加甜美。   終於有人願意跟我當朋友了。   說到這裡,吳勇的手機響起。   「不好意思。」吳勇拿起電話離開座位。   兩、三分鐘後才回來。   「欸,等等我的女朋友要來找我。」吳勇笑著說,他的笑容十分燦爛。   「真假?是你所說的那位女孩嗎?」我問。   「是啊。」吳勇點頭。   「剛好可以見到廬山真面目。」我說。   好期待那位改變吳勇的女孩出現,真好奇她到底長什麼樣子,真的有像吳勇所講的白皙透亮的皮膚、烏黑的長髮、水汪汪的大眼嗎?假如是真的話,那肯定會是絕世美女啊。咦──還可以叫吳勇順便幫我介紹她的姊妹淘給我認識,這樣脫離單身的日子越來越近了,喔耶!   「你在傻笑什麼勁啊?」吳勇。   「沒有啦、沒有啦。」我說:「快點說後續的發展吧。」   吳勇把手機擱置一旁,喝了口飲料後才繼續講下去。   從那天之後,我與劉晴便經常玩在一起,不管是上課還是下課,只要一有時間我們便會開始瞎聊打鬧。   奇怪的是每次被處罰的人都是我,劉晴從未被體罰過,我想這跟她老爸是校長的親戚應該也有很大的關係吧?於是腦海閃過了一個念頭,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念頭。   「欸,能不能幫我跟妳爸說,叫他也照顧我一下,不然每次都只有我被罰實在很悶欸。」不知道為什麼,現在與劉晴對話不會結巴了,可能是因為她現在是我唯一的朋友,而且又常常玩在一起的關係吧。   「這麼嗎……」她皺起眉頭,「可能沒辦法。」   「為什麼沒辦法?好歹我們在班上相依為命,這點小忙應該難不倒妳爸吧?」我望著她,雙手合十哀求。   「好啦,我再幫你問問看。」她說。   「喔耶!謝啦!」   「別高興的太早,我想我爸幫你的機率很低。」   「沒關係,反正有說有希望。」   但結果並未產生什麼改變,我依舊會被處罰會被罵,劉晴依然無事。  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,我與劉晴的感情也越來越濃厚,到後來發現她在我心中已經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位置,不清楚那感覺到底是不是喜歡,還是單純的友情,總之她很重要、非常重要就是了。   只不過在班上我開始被同學們嘲笑,他們總是說我是神經病又有幻想症,我曾經告訴一位之前有一起玩過遊戲的同學劉晴的事情,他先是驚恐後來反問了我句:「你在開玩笑?」   我不懂他們為何要這樣對待我,從高一到高三可以說沒有做出什麼對不起他們的事情,但他們竟然說我是神經病又有幻想症,更扯的還有些人說我跟空氣在對話,媽的,是怎樣?就算瞧不起我也不要看不起劉晴啊。   除了同學們之外,連老師們也一同排擠我,導師還親自打電話給我母親叫她帶我去看精神科,還說我在學校表現異常。靠!我看你們才頭腦不清楚好不好,害我差點被母親帶去看醫生,好險那時候母親問我關於「女孩」的事情我都說沒有,不然真的會被當精神病患給帶走。   而我沒說出口,那是因為劉晴叫我不用說。   「為什麼不能說?」我滿臉疑惑的看著劉晴,明明是事實的東西,為何要我不要說出口?   「因為他們要陷害你進去精神病院,假如你一直堅持,不久真的會被當作精神病患。」劉晴坐在司令臺上望向天空,雙腳不斷向前踢。   「可是他們說我時常獨自一個人在說話,而且塑造出一個人來與自己對話。」我漸漸的分不清楚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了。   「所以你覺得我是你塑造出來的人?」劉晴雙腳停止晃動,握住我的手,「是嗎?」她眨了眨水汪汪大眼看著我。   這溫熱的體溫、真實的觸感都不像是假的……   加上一年多以來有歡笑有淚水的相處,劉晴怎會是自己塑造出來的人物呢?   我身體並沒出現什麼問題,也沒有產生任何幻覺,所看到的、所摸到的一切都非常真實,所以這也就表示他們都在說謊,他們應該是想讓我一個朋友都交不到,也可能是看到我與劉晴走的這麼近想破壞我們的感情,但……這些招數已經對我們沒有用,因為這刻起我們彼此相信著對方。   「嗯……」我牽起她的手說:「對不起,我不該胡思亂想……」   當然我的轉變也要感謝劉晴,因為她的鼓勵、她的陪伴才讓我漸漸有了自信,慢慢的改變自己。   謝謝她每天與我瞎聊打屁,讓我跟別人對話的時候不再感到害怕。   謝謝她每天放學花時間陪我跑步,讓我的體重直直落。   謝謝她總是鼓勵我,給我勇氣與自信,讓我不再自卑內向。   我所有的改變都歸功於劉晴,她,是我生命中的貴人,而我剛剛卻還一度起了疑心懷疑她,真是太不應該了。   「真的對不起。」我思考片刻,低喃著。   「沒關係……只要你還相信我就好了。」她把頭靠著我的肩膀,手環繞住我的腰。   雖然我們從未提到「交往」,甚至也沒有開口說過喜歡,但有些事情就算沒有明講,也會自然而然的發生,就像我與劉晴這樣。   於是我與她約定好,我不會在對外人說關於劉晴的事情,以免產生懷疑跟困擾來破壞我們的感情。   這時候吳勇的手機再次響起,他拿起手機對我說聲抱歉後便離開座位。   原來吳勇的國高中生活這麼悲慘,一直被人討厭、排擠,連交女朋友都要被當成神經病,真是太誇張了吧。   我一邊喝著可樂,一邊咬著薯條等吳勇回來,等待的同時也不斷的在思考一個問題,那就是──劉晴是否真的存在?   先撇開吳勇被排擠的部分,一個人真的能被忽略到這個地步嗎?聽吳勇這樣說,應該是除了他之外沒人能看見劉晴,那麼吳勇是真的產生幻覺自己塑造出一個人來與他對話?還是就如同吳勇所說的大家都想要陷害吳勇進去精神病院?   但吳勇的確能清楚的感受到劉晴的存在,那麼……   啊──啊啊──好煩,不如就等到吳勇回來再說吧。   咦,怎麼這麼久?   我把視線往外移去,發現吳勇獨自一人有說有笑的站在門口,怪了,看他那樣子應該不是在講手機,那麼他到底是在跟誰講話?門外一個人也沒有啊。   一會兒,吳勇微笑的把門給拉開,拉開的同時還故意讓個位置讓人先過,但問題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別人啊……   他到底在幹嘛?是想裝神弄鬼嚇我?   突然,背後有些涼意,腦子原本像堵塞的水管但這瞬間突然通了。   吳勇一步一步朝我走來,臉部的笑容依舊燦爛。   所以……真的是吳勇的幻想?   我再次仔細的察看四周,仍然沒有發現貌似劉晴的人存在,水汪汪大眼、烏黑的長髮……怎麼都找不到?   吳勇越來越靠近,我的精神則越來越緊繃。   到底是……怎麼一回事?   是吳勇有幻覺還是他現在只是單純的在開玩笑?也許班上的同學其實沒有騙他?莫非劉晴其實根本一開始就不存在?難道會是吳勇……已經死了?   不、不、不、不要胡思亂想,但怎能不想,吳勇卻實活生生站在我面前,而他所說的故事聽起來也不像是編的,那到底是誰騙誰,誰又被騙?   吳勇、劉晴、吳勇的高中同學,到底、到底……?   「欸,陳偉。」吳勇已經走到我的身旁,「我女朋友──劉晴,也就是我剛剛跟你說的那位女孩。」他手指向一旁。   ……我根本擠不出半句話,因為除了吳勇外我根本沒看到任何人站在吳勇身旁。   「欸,她在跟你打招呼了,幹嘛不理人家?」吳勇催促我要打招呼。   但……這要怎麼打招呼? 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我與吳勇兩人僵持著。   忽然,我腦中閃過了吳勇說過的話「那你得先保證你『絕對』會相信我」,而我也保證過絕對會相信他。   所以……   「嗨……」我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臉部表情是什麼,或許是疑惑、或許是無奈、或許是「不知道」。   「妳好……很高興認識妳。」我對著空氣點頭加微笑,這動作我想其他人見到了一定覺得我是瘋子。   靜默了一會,吳勇才開口對著空氣說:「他是我國中同學啊,對不起拉,我見到他太興奮了一不小心就把我們的事情講出來了。但他沒有懷疑我也沒懷疑妳啊,妳看,剛剛他不就跟妳打招呼了。」   我故作堅強的坐在座位上,不斷保持著微笑的表情,但內心卻並非如此,很想立刻逃離麥當勞。   然後又是一陣靜默。   吳勇與空氣的對話我已聽不太清楚,整個頭腦脹脹的、昏昏沉沉。   面對這現象我想只能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才是。   「那個……我要先走了,我朋友在家等我。」我胡亂掰個理由藉機逃跑。   「是哦,那好吧,老同學留一下手機,以後方便互相連絡。」吳勇把手機遞給我,我迅速的把號碼給按完還給他。   「那先這樣囉,吳勇、劉晴再見,下次在一起出來玩吧。」我想沒有下次了吧……   「嗯,掰囉。」吳勇揮著手,我想空氣人劉晴應該也是一樣。   離開麥當勞後,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不斷的在想剛剛的所發生的事情,雖然已經能確定劉晴是吳勇自己塑造出來的一個人,但真的是這樣嗎?   在吳勇的世界裡或許劉晴這個人確實存在,只是我們不能理解而已。可是真的是吳勇的錯嗎?我想應該不是,雖然我並不是吳勇,但我大概能體會被排擠的痛苦,至少也曾經經歷過幾次,所以了解那沒有人可以一起聊天一起玩的感受。   到底該怪排擠吳勇的同學們,還是得怪吳勇陷在自己的世界無法自拔?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End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來源 :懶骨頭推薦 :懶骨頭粉絲團